Friday, July 23, 2010

玫瑰之約朗詩會網上購票服務,最後一天!


明天,2010年吉隆坡詩島詩歌節將掀開序幕!詩歌節的第一場活動,為玫瑰之約朗詩會。這是詩歌節唯一一場憑票入場的活動,票價為RM20(學生價為RM15),公眾可到大將及商務書局購得入場卷。

至於玫瑰之約朗詩會網上購票服務,將在23/7/2010(星期五)下午五點終止。來不及預購的公眾,可在星期六當晚的活動現場,到我們的售票櫃檯購買。

謝謝。

Labels: ,

Friday, July 16, 2010

26/7 首屆吉隆坡國際詩歌論壇:更動活動時間與地點!

公告:將在2010年7月26日舉行的首屆吉隆坡國際詩歌論壇,活動地點現已移至國家藝術館(National Art Gallery Malaysia),活動時間為8A.M至1 P.M


若造成任何不便,請見諒。
謝謝。






26.07.2010 首屆吉隆坡國際詩歌論壇:在一切語言之間
時間:8 A.M.-1 P.M
地點:
馬來西亞國家藝術館


The 1st KL International Poetry Forum﹕In Between Languages
Time: 8 A.M.-1 P.M
Venue: National Art Gallery Malaysia

Labels: ,

Tuesday, July 13, 2010

玫瑰之約朗詩會

24.07.2010 | 玫瑰之約朗詩會
北島(中國)、顧彬(德國)、也斯(香港)
約會時間:晚上8點(7點入場)
約會地點:國家藝術館

24.07.2010 | Poetry Reading: A Rosy Date
Bei Dao(China), Wolfgang Kubin(Germany), Ye Si(Leung Ping-kwan)(Hong Kong)
Time: 8 P.M.
Venue: National Art Gallery

入場票價為RM20.00,除了可透過網絡購票服務,大家也可在大將書局及商務書局入場卷。


PS:前往國家藝術館的公共交通的資料,可在國家藝術館官網中獲取。【按這裡
另外,我們也準備了地圖。【按這裡


Labels:

Tuesday, July 6, 2010

介绍《吟歌丽诗》/石江山(Jonathan Stalling)




As the twentieth century fades out
the nineteenth begins
again
it is as if nothing happened
though those who lived it thought
that everything was happening
enough to name a world for & a time
to hold it in your hand
unlimited the last delusion
like the perfect mask of death
-- Jonathan Stalling

我将两种语言的融合称为汉语语音式英语,或吟歌丽诗(用汉语来标记英语发音)。我选择这些汉字,是为了反证被认为错误英语的中国式英语。与之相反,我希望能使人们关注它怪诞的诗学魅力,萦饶耳边的音乐,以及它所能产生的独一无二的诗学理论。诚然,汉语语音式的英语针对的不是公园里的学生,实际上它迅速成为在全球占主导地位的英语方言。作为全球化最为重要的两种语言的融合:汉语和英语,对于那些说着汉语语音式英语的人,他们比美国现有的人口还有多(多于350000000人),并且已经开始改变全球的语言市场。任何地方的英语纯种论者都大声疾呼,要求纠正这种汉语口音,但是我乐衷于对这种新的全球语言进行实验。我饶有兴趣地设计一个全新的、跨越大洋的想象,在这个想象中,中英诗歌、诗学理论、哲学以及伦理学也许都产生于一种语言,这种语言同时属于说英语和说中文的人群,但是却又不属于他们。但是在最后,我完全爱上了在语言之间产生的诗学和发源于语言的、跨越语言的声音。

为了将《吟歌丽诗》的梦想带入现实,我重新编写了正规英语短语教材中的很大一部分,你们可以在大多数中国书店买到英语短语书籍,它们通过音译来教授英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本书不像杜尚的“尿盆”喷泉,迄今为止,这两项成果都是“发现的艺术”。它通过改变一些原初的简单汉字(它们被用来标记一些常用英语短语的发音),并用一些复杂的中国诗学短语和“诗歌”取而代之,我重新编写了这本书。运用现代和古代汉字的混合,我重组了这些汉语,它们暗示了与孔子之学产生共鸣的方式,比如 孤德 貌 宁 gū dé mào níng, 它可以被翻译成“即使孤独, 但是有道德的人仍然可以显得很平和”,但它对于说英语的人来说,听起来就是“Good morning.”因此,这些汉语语音诗歌组成了这本书的前半部分, 它们以汉语里“节”的形式存在,但不像短语书,它们夹杂了英语和汉语,以便向所有读者展现诗歌里同时在语音上和语义上存在的东西。以这个有佛教意味的一段话为例子:

请原谅我

Please Forgive me
pǔ lì sī , fó gěi fú mí

普利私,
佛给浮谜

vast private profits, (众多私利)
Buddha offers impermanent mysteries(佛为我们提供了暂时的谜底)

在这里,仅仅是“普利私,佛给浮谜”这一行,就是真正的汉语语音式英语,但其他几行是为了让汉语和英语说者同时以这两种语言的方式了解这一行的意思。

因此,从一个层面上来说,这是一本中国实验性诗学的著作,它混合了古典因素和现代白话,因此可以视为独立的中国诗歌,但是对于说英语的人群来说,这些完全相同的汉字与英语短音的发音形成共鸣,它诉说了一个说汉语的人的故事:他用自己憋脚的英语克服旅行中的考验,因为他在美国走丢了。对于它的结果而言,这本手册的短语最终实际上建构了一个叙事性的悲剧,因为它的“主人公”刚到美国不久就被抢劫了,他/她被孤独地扔置在一个陌生的语言环境和国度里,没有朋友,没有钱,没有护照,他/她没有办法理解英语,这种境地好像要把他/她给吞噬了。当我第一次读到这样一本简单的短语书时,我觉得非常感动,不是因为它情节剧式的内容,一般而言,它夸大了国外旅游的危险,而是这些从来不能被真正视为英语的发音,这些也完全不能成为中文。如果说这个不幸的主人公发出的脆弱的声音是一曲“呤唱”的哀歌,那么这些在语音体系里成形的诗歌则是最美的诗学。

同时
虽然不论你说英语
还是说汉语(或者两种语言你都会)
我希望你会醒过来
从跨语言创作暗光里衍生出的梦里
凭借说其他语言时的模糊记忆

Labels:

Friday, July 2, 2010

憂鬱之必要(注1)



似乎是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
——哥林多後書六章十節



這是一個每天清晨五點半起身沐浴﹑朝拜的德語詩人。

寫詩是他的早課。他的教堂則是無形的。無論在波恩﹑維也納﹑柏林﹑北京﹑上海﹑香港﹑吉隆坡﹑台北…… 身在哪裡﹐他就在那裡的一間書房﹑賓館或宿舍進行他的儀式。他的詩對象是神﹐以及從神而來的美﹐處理相對此在之思的必要失落。

“ Melancholie war und ist meine Religion”( 憂鬱是我的宗教﹐從過去到現在) ﹐這是詩人在一篇序文裡自況的文字﹐隔著時空回顧﹐竟是重要的詩宣言﹖

醫學上化名精神病症的「憂鬱」﹐在此卻更像是一種文學疆域的「必要之病」 ﹐用以遏止未知的病。

「我不寫詩會生病。」 詩人黑羽般的睫毛下﹐淡藍色瞳孔漾著淺淺的光。「這幾年發現的。一天不寫詩會不舒服﹐幾天不寫詩會生病。」

憂鬱﹐英文曰Melancholy, 德文稱Schwermut。

Melancholy源自希臘文﹐Melan是「黑」﹐Chole是「膽汁」﹐就氣質分類即所謂「黑膽質」﹐ 屬黑色系﹐意味「憂傷﹑抑鬱」。

Schwermut由德文Schwer和Mut兩個字組成。Schwer是「沉重」﹑「困難」﹐Mut是「勇敢」﹑「心情」﹐就語言結構而言﹐德文思維裡的「憂鬱」竟或是一種力量﹖在重壓和勇氣之間﹖

「憂鬱不是depression﹐depression是一種病。憂鬱不是。」
「憂鬱是一種態度﹐把更多空間讓給別人。」
「憂鬱使人思考﹐帶來深刻。」
詩人如此用中文註釋憂鬱。

聽﹐那個人﹗
說吧﹐憂鬱…



注(1):2008年11月8日出版德國漢學家顧彬第一本中文詩集《終究玫瑰》序言。此詩集由張依蘋編譯。

Labels:

Monday, June 28, 2010

Beinecke﹕稀有書與手稿圖書館/ 顧彬

張依蘋譯

林前13章12節﹕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一個入口也需要一個入口
以成為入口﹖
如同光必要見光
以現出亮光﹖

我們搜查大地
太陽 我們的機會
尋找蛋 金字塔 骰骨
在沉落的花園
近窄門

據說 這些使人平安

我們忐忑不安逃離不安
鑽過 石與紙
的邊界
自白日抵達夜晚
且讓我們說﹕

這應是回教閨房
從內部綻放光芒
如今這是陳列箱
展示古登堡聖經
比新世界更老
沒有阿爾及利亞彩石
沒有肚皮舞
從前來過戰爭
只帶來佛蒙特大理石
有角且黑

進入﹐微光﹐自那豐富﹗
戰爭又來了
書中之書
又翻動
一日一頁
完成一年閱讀
始終 沒有摸著邊際
沒有塵埃墜落
機器翻動書頁
沒有經過人手

出走﹐微光﹐自我們之內﹐
我們不要翻書機器
我們要面對面
不要囿於內夜外晝

Labels: ,

Saturday, June 26, 2010

現在也能在商務印書館購票了!


有關7月24日玫瑰之約朗詩會,大家除了可親臨大將書行購買入場卷,如今也能在商務印書館買到!票價為RM20.00,歡迎大家一起來聽詩!

Labels: